首頁 | 中國江西網 | 論壇 | 博客 | 社區 |   新聞:0791-86849275 廣告:86847125 手機報:86849913

與一方匾相遇


 大江網   2019-11-15 09:36:24 來源:江西日報 編輯:付婷 作者:萬蕓蕓
[瀏覽字號: ]

        □ 本報記者 萬蕓蕓

        牌匾,中國獨有的一種文化現象。一方長木,精雕細琢,承情水墨丹青,懸于高堂之上,接受人們千萬次的凝眸、敬仰。

        千百年來,漢先民“衣冠南渡”,在贛南的青山綠水間安家立祠、繁衍生息,牌匾習俗也在此沉淀,尤其在會昌地區,掛匾、送匾習俗久盛不衰,依舊流行當下。或弄堂家宅,或亭臺樓閣,或宗祠廟宇,一方方匾刻錄了時間的過往,曾經記下的功名、許下的祝福、傳下的品德,穿越古今,一一結成故事與人述說——

        家族的榮耀:文魁VS博士

        秋日的一個艷陽天,會昌縣博物館。出電梯左轉,穿過走廊,拐進右邊房間,入口處立著一堵白墻,墻上“百匾堂”三個大字鏗鏘有力。展廳十分敞亮,陽光穿過玻璃幾經折射,滿墻牌匾映出迷離的光斑。

        2009年,會昌縣博物館將征集到的130多方牌匾進行清洗、整理,從中精選100方對外展出。而百匾堂,亦成為我省首家以牌匾為特色的專題展館。這些牌匾,按時間可分為明代、清代、民國、現代四類,按性質可分為功名匾、堂匾、壽匾等幾大類。其中,堂匾體型較大,字體端莊,匾飾簡樸,功名匾和壽匾大小不一,形制豐富。

        “作為我國古代考試選拔官吏的一種制度,科舉制度沿襲千年,影響深遠。歷代掌權者,都十分重視用題匾的方式來引導、鼓勵儒生。”跟隨會昌縣博物館館長鄒敏的講解,我們來到了“文魁”匾前,紅底金字,邊框雕飾八寶圖。

        “那何為文魁?”一個疑惑,打開了一段塵封的歷史——

        賴澤霖從小父母雙亡,但他心懷大志,焚膏繼晷攻讀儒家經典。嘉慶三年(1798年),在賴氏宗族的資助下,賴澤霖鄉試中舉。當時,鄉試第一名稱解元,第二名稱亞元,第三、第四、第五名稱經魁,第六名稱亞魁,第七名稱文魁,賴澤霖正是鄉試第七名。為了表彰其德行,當朝官吏為他題寫了“文魁”匾。4年后,46歲的賴澤霖榮登金榜,考中進士,完成了古代教育中的最高學業目標。

        客家人歷來十分重視宗族建設,建立了規模不同或支系不同的姓氏宗祠、族祠,這些祠堂既懸堂號匾,也掛功名匾,敦宗睦族、凝聚宗族力量。而這方“文魁”匾,就曾懸掛于會昌賴氏祠堂,作為賴氏家族的一份榮耀,閃爍至今。如今,遍布會昌鄉野的宗祠,仍在不斷上演掛匾習俗,對于那些熱心公益、為家族事業作出突出貢獻、取得博士學位等的子嗣,宗族理事會常以掛匾形式給予表彰。

        “你看,照片中的我,大男人戴花頭一回哈。”贛南師范大學區域音樂與舞蹈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肖艷平推了推眼鏡,滿臉笑意。多年前,他從中國藝術研究院取得博士學位,宗族理事會就商議在祠堂掛一塊“博士”匾。“在我們會昌,掛匾是一件極其嚴肅的大事,從規制到儀式都有一套完整的程序。”

        那天天蒙蒙亮,西裝、白襯衫、藍領帶,肖艷平衣著正式,匆匆趕往制匾人家,迎“博士”匾回蕭家祠堂(蕭后簡化為肖姓)。街上人潮涌動,他戴著一朵大紅花走在隊伍最前面,緊隨其后的是兩個青年,穩穩抬著匾額。一路上,鑼鼓喧天,隊伍浩浩蕩蕩挺進祠堂,叔伯兄弟歡聚共飲,好不熱鬧。

        “長寬自出農門,家住石逕,薄田寡收,牧牛伐薪。韶年入學,識字斷文,后遇恩師,應律識音。學歷漸深,求學京城,先碩后博,終于戊寅……”肖艷平的講述,親切誠懇,引來臺下一眾后生的關注,他們抬起頭,祠堂內高懸的“博士”“碩士”匾流光溢彩,心里泛起一縷縷自豪和激動……

        無論是百匾堂里的“文魁”“進士”“貢元”“選拔”“登科”匾,還是祠堂里的“博士”“碩士”匾,又或是“勵接明干”“德薄鄉邦”匾,一方方牌匾,彰顯了家族的榮耀,記錄了人物功名,頌揚了儒家道德,禮義、仁愛文化之精髓。成為一個家庭乃至一個家族、民系,最重要的文化標識,甚至升華為某種宗族信念。或許,不同的時代,人們對功名榮耀的理解不同,但客家牌匾贊譽受匾人的嘉言懿行,樹立榜樣、激勵后生,凝聚著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和為之付出的巨大努力,代代相傳,歷久彌香。

        生活的肌理:椿萱VS爸媽

        在百匾堂內,數量最多的是壽匾,“椿樹長榮”“椿萱培桂”“萱閣凝庥”“萱蔭桂蘭”等牌匾,傳承了中華民族優秀的敬老傳統,也將詩意中國詮釋得淋漓盡致——

        《莊子·逍遙游》有言:“上古有大椿者,以八千年為春,八千年為秋。”因韶華長久,“椿”常用來形容高齡,也用以指代父親;萱草,原是一種草本植物,傳說它可以使人忘憂。古代游子出門遠行,常在母親住所旁種上幾株萱草,以解母子思念之苦,后來人們便把母親的居處稱為“萱堂”。“椿萱”,即代指父母。

        且把時針從千年前撥回2019年年初。當地的一個幼兒園主動聯系了會昌縣博物館,希望能讓孩子們來此參觀、學習。

        “我起初是排斥的,五六歲的小朋友來博物館,能看懂什么?但細細想來,當前很多博物館場館豪華,聲光電很帥很酷,但總覺得似曾相識。我們是基層博物館,應該發揮自身優勢,結合地方文化做出特色,讓文博理念融入更多年輕人的生活,而小朋友不就是更年輕的年輕人嘛!”最終,鄒敏接待了這個幼兒園大班的50多個小朋友。

        特殊的人群,需要特殊的講解方法。考慮到小朋友年紀小,對功名、堂號不甚理解,鄒敏把講解的重點,放在了與他們朝夕相處的“爸爸媽媽”身上。

        “小朋友,平時媽媽是不是很辛苦?”看著孩子們紛紛點頭,鄒敏提高了嗓音,再次以活潑的語調,講解著眼前的這塊“陶柳母范”匾:“古代小朋友的媽媽也是很辛苦的,就像這個陶侃的媽媽……”

        清代匾“陶柳母范”,杉木質地,紅底金字,外框飾回紋,四組琴棋書畫圖對稱排列,為嘉慶十三年(1808年),江西提督學政汪廷珍為會昌地方鄉紳劉其瑞、劉其青之母黃氏題寫,出自“陶母教子”和“柳母和丸”兩個典故:陶母即東晉名將陶侃之母湛氏。陶侃年幼時父親早逝,陶母紡織為生,言傳身教,供陶侃讀書。后陶侃求得功名即將赴任,陶母送給兒子三件土物:一塊土,教兒永記家鄉故土;一只土碗,教兒莫貪圖富貴,保持自家本色;一塊白布,教兒清清白白做官。而柳母即柳仲郢之母,為防止孩子夜間讀書時打瞌睡,特意用熊膽汁制成藥丸讓他咀嚼提神。

        這次終生難忘的講解,鄒敏鉚足了勁,但到底反響如何,她心里沒底。她也沒有想到,幾個月后的一次大家族聚會上,疑慮會隨之打消。

        “舅媽舅媽!”稚嫩的童音,引發了鄒敏的好奇。若不是家族聚會,她與這個5歲的表侄女是無法相遇的。

        “我上次看到你了,你在給一班的小朋友講解,我是二班的,所以你沒發現我。當天回去,我就和媽媽說了,我去了舅媽工作的地方,那里叫博物館!”“原來以前的人,喜歡把爸爸比作樹,把媽媽比作花呢……”表侄女眼眸清澈,一會兒看向她,一會兒看向爸爸媽媽。

        記憶就像一扇窗,打開了就很難關上。此刻站在博物館的鄒敏,臉上仍顯驚訝。她更加明白了,讓學生走進百匾堂,或者讓牌匾文化走進校園,縮短年輕人與文博之間的距離,這條路是對的。

        文化是一本書,寫滿厚重,韻味深遠,每位讀者都能從中獲得獨一無二的閱讀體驗。拂去歷史塵埃,牌匾從高堂飛向了市井,在生活的活水中代代相傳。相比其他物質禮品,送祝壽匾更能肯定人的品格,珍貴、純潔,對生命的珍視,對生活的熱愛,盡書其中。

        文化的傳承:草堂VS創作地

        明代“莊溪草堂”匾,是百匾堂內最古老的一塊匾。因時間久遠,原字體已經脫落,但鑲嵌字的顏色與牌匾底色不同,故字跡依然清晰。1987年,池小琴老館長從劇團調入會昌縣博物館,當時全館僅有三塊牌匾,其中就有這塊。

        “上世紀90年代,縣里農村到處拆舊房、建新房,木雕、牌匾等文物流失嚴重。我是看到文物就喜歡,千萬不能讓文物流失,得先保護起來。”當時會昌縣博物館經費十分有限,有時連電話費都不能按時交,如何妥善保護文物,池小琴有她的獨門秘籍——

        會昌歷史久遠,民間的文物收藏者頗多,池小琴與他們長期保持密切聯系。若他們從民間收集到較好的文物,便會第一時間通知池小琴。待電話確認后,池小琴就坐班車下鄉。老舊的民宅內,牌匾被依序排好,池小琴一塊塊取出仔細查看,遇到油煙重、文字不清晰的,她會用毛刷一點點地洗開了看。對方十分信任池小琴,經費不夠就打“白條”,到年末博物館爭取到資金,池小琴再還上欠款、取回白條,若經費還不夠,就重寫一張白條……

        一年又一年,一塊又一塊,100多塊牌匾就是這樣,盡收會昌縣博物館麾下。2009年5月,百匾堂對外接待觀眾,同年,池小琴退休, 20多年的文博工作,畫上了圓滿的句號。

        2014年,會昌縣申報的贛南客家匾額習俗入選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。當親朋好友把這個好消息告訴池小琴時,那份親歷者的激動,同樣蕩漾于另一個人的心間——國家級非遺“贛南客家匾額習俗”省級代表性傳承人肖天長。

        踏著點點星光,記者來到了贛南客家匾額傳承創作地。一棟沿街的樓房,拾階而上,忽見一塊“墨蘭齋”大匾,推門而進,桌椅井然有序,書法佳作貼滿白墻,也鋪滿長桌,轉角處大大小小的架子上,塞滿各式工具。

        隨意挑了一方桌,年過七旬、制匾30多年的肖天長,開始回憶起這么多年來牌匾的變與不變:

        上世紀七八十年代,鄉民建了新房,親朋好友定會送一塊牌匾,文化味十足。后來,生活水平逐漸提高,誰家老人過大壽,鄉鄰也會定做壽匾,而近十年,各地祠堂重修,做祠堂匾的又漸漸多了起來。“一個祠堂多的可以掛一百多塊匾,少的也有十幾塊呢。”如今,古風流行,旅游景點、古鎮古街、農莊、現代化辦公室、書房等,都能看到牌匾的回歸。掛匾的地方更廣了,制匾的工藝也在不斷翻新,除了傳統的杉木,還有了生態板、電腦三維雕刻等新花樣,甚至嵌鐵絲的水泥匾也開始涌現。

        “牌匾往往身攜墨寶,是書法藝術的珍貴載體,雅俗共賞。此外,牌匾還是活著的文物,具有重要的史料價值,古代的文書制度、封贈制度、地方行政制度等,都可以從中找到依據……”

        文化的魅力,總是在冥冥之中聯通古今,使歷史不再那么陌生、遙遠。明代嘉靖年間,會昌莊埠鄉鄉紳胡莊溪,家境殷實,樂善好施,結識了不幸貶官為民的殿試欽點狀元、吉水人羅洪先。胡莊溪對羅洪先敬仰有加,并邀請他到莊埠小住。羅洪先是王陽明學派的重要繼承者和開拓者,是江西理學的重要力量,他將胡莊溪的兩個兒子收為學生,在屬于胡氏宗祠的莊溪草堂,為大家傳授理學知識。近500年過去了,今天,肖天長又在這塊土地上,致力于匾額習俗的傳承與發展。同樣翰墨盈香的創作地,他專心致志、傳道解惑,為廣大學徒講述匾額習俗和匾額故事……

        采訪即將結束時,記者來到了距縣城只有十幾分鐘車程的古坊村。汽車沿著水泥路一路奔馳,一棟棟民房,紛紛向后隱沒,但無論是新建的小洋房,貼著洋氣的瓷磚,還是有些年頭的舊宅,木梁上曬著大蒜,家家戶戶的門前都懸掛著一方牌匾,小賣部掛著“樂善好施”,村戶掛著“一諾千金”“冰清流芳”“規行矩步”“熙熙融融”……一方方牌匾,文化如風,吹拂古今,穿越天南地北,潤物無聲。良好的家風、村風、縣風,正在那一方方匾額中,吹進人們心中。

     



    新聞:0791-86849275  廣告:86847125  手機報:86847093   
     相 關 新 聞
      中國江西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      1. 1、凡本網注明“中國江西網訊”或“中國江西網”、“大江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中國江西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中國江西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      2. 2、凡本網注明“中國江西網訊[XXX報]”或“中國江西網-XXX報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江西日報社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中國江西網·XXX報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      3. 3、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中國江西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,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,不授權任何機構、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、截取、復制和使用。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布,可與本網聯系,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。
      4. 4、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內進行。※聯系方式:中國江西網 電話:0791-86849032
      版權所有©中國江西新聞網    新聞:0791-86849275    廣告:0791-86847125    手機報:0791-86847093    
      贛ICP備案:贛B2-20050349號    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:贛B2--20120039    新出網證(贛)字06號
      網絡視聽許可:1407206號   文網文 [2009] 144號    贛演經字編號048
      主管:中共江西省委宣傳部  中共江西省委外宣辦  江西省人民政府新聞辦  主辦:江西日報社
      湖南快乐十分总动员遗漏一定牛